酷特智能IPO申报稿外故事多 前“兄弟”企业涉行贿、虚假转让资产,平安银行最新消息

《平安银行(000001)》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酷特智能IPO申报稿外故事多 前“兄弟”企业涉行贿、虚假转让资产
2020-01-07

  1月9日,欲登陆创业板的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酷特智能”)将上发审会,接受委员们审核。

  不过,IPO日报发现,酷特智能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地方,比如官网显示的总裁张蕴蓝在申报稿中不见踪影,实控人持股超九成的“兄弟”曾涉行贿且通过虚假付款方式转让资产,商品价格曾被修改成1分钱。

  01

  市盈率能否超23倍?

  申报稿显示,酷特智能主要从事以大规模定制为核心的服装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客户通过网络终端或通过线下门店进行自主定制设计、下单,由系统将个性化订单转换成各项具体数据、拆解成各节点的标准指令,公司通过柔性化生产、物流配送等环节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定制需求。

  从股权结构来看,酷特智能的实际控制人为张代理及其一致行动人张兰兰、张琰,三人合计持有酷特智能46.6%的股份。

  2016年至2018年,酷特智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亿元、5.84亿元、5.9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74.01万元、6286.59万元、6273.02万元。

(酷特智能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需要指出的是,酷特智能的营业收入虽主要来自个性化定制业务,但个性化定制的大头是贴牌加工,其金额在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2.43亿元、3.91亿元、4.0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过半,且比例连续增长,分别为57.86%、66.95%、67.85%。

  另外,酷特智能自有品牌在2016年至2018年取得营业收入分别为4270.29万元、4802.21万元、5355.9万元,所占比例最高也只有10.17%。

  对此,酷特智能于申报稿中表示,通过对线上运营平台以及线下直营店、加盟店、直销等手段的综合运用,在报告期内,公司自主品牌的销售规模有所提升,但由于自有品牌的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营销战略的制定和落实尚处于尝试与摸索过程中,因此自主品牌的销售规模整体较小。

  除这两类外,酷特智能个性化定制的剩余营业收入则由职业装品牌贡献。

  在此背景下,酷特智能此次创业板IPO拟募集资金4.18亿元,用于两个项目,分别是智慧物流仓储、大数据及研发中心综合体建设项目和柔性智慧工厂新建项目。

(募投项目摘要,数据来源:申报稿)

  为此,酷特智能拟发行6000万股,占发行后的25%。以此计算,酷特智能达到拟募资额时的估值为16.7亿元,相应市盈率为26.63倍(以2018年归母净利润计算)。如果按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计算,对应市盈率则为28.16倍。

  而IPO日报初步统计,2019年131家非科创板新上市公司中,只有两家市盈率超过23倍,分别是35.56倍的红塔证券和26.01倍的中国卫通。市盈率在22.9-23倍的公司共有83家,占比为63.36%。

  02

  “1分钱”与系统漏洞

  值得一提的是,酷特智能的官网显示,公司总裁为张蕴蓝,且其2018年2月还代表公司出席由复星集团主办的第一届C2M智能科技峰会。

  而酷特智能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5月报送的申报稿中,对于张蕴蓝其人只字未提。

(酷特智能总裁摘要,数据来源:公司官网)

  IPO日报对比资料发现,张蕴蓝可能为酷特智能申报稿中的总裁张兰兰。

  从官网简历来看,张蕴蓝毕业于加拿大北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市场营销学和经济学双学士,并担任山东省人大代表。这与申报稿中的总裁张兰兰的履历基本吻合。

  对于张蕴蓝是否为张兰兰,IPO日报向酷特智能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如果张蕴蓝是张兰兰,公司申报稿却只字未提的情况属实,那么对公司有什么影响?多位业内人士对IPO日报表示应予以披露。

  一位知名券商高管表示,招股书披露和实际官网公开信息不一致,作为拟上市公司,这样的披露至少体现了不严谨、不准确,是不合适的。

  在知名律师严义明看来,如果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或高管改名,应当在之后的申报稿中进行披露。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补充道,企业要在上会之前对此进行披露,如果上会前修改完毕,则问题不大。

  除这个“悬念”外,酷特智能申报稿外的故事并不少。

  2015年年初,朱泽(已判刑)通过网络教程学习到“fiddle”软件的操作流程(该软件可以更改电商在网上销售的物品的支付价格)。

  2016年9月,朱泽使用“fiddle”软件进入酷特智能开发的“魔幻工厂”计算机信息系统,将“魔幻工厂”APP中2个订单2件商品的支付价格更改为1分钱。该2件商品后来已定做但尚未发货。

  此后,朱泽将该程序及该程序的操作方法有偿提供给第三人易灿,并将“魔幻工厂”APP有漏洞,可以更改支付价格的事情告诉了易灿。

  同月,易灿使用该软件,控制“魔幻工厂”的计算机信息系统,将6个订单的12件商品的价格均更改为1分钱,而商品的原价为1.13万元。

  有意思的是,在出现这一异常的情况下,酷特智能仍按照要求定做发货。

  事后酷特智能为防止系统再次被非法控制,对系统进行维护、修复,共计花费了2.9万元,是此次损失金额的2倍多。

  另外,朱泽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易灿则因犯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罚金一万元。

  03

  “有故事”的实控人

  酷特智能实控人张代理更是一个“有故事”的领导者。这里不得不提青岛红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红领集团”)。

  申报稿显示,红领集团法定代表人为程谱杰,但从1998年成立至2019年4月注销,红领集团90%以上的股份均在张代理手中。成立于2000年的青岛红领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红领服饰”),在2011年12月前由红领集团控制,之后由张代理通过青岛景顺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景顺商贸”)控制,于2019年4月注销。

  裁判文书网显示,红领服饰为了承揽山东省新华书店系统工装制作业务,在2003年至2007年向当时任山东省新华书店总经理兼董事长的刘强送了30.03万元以获取帮助。

  2018年6月,刘强因受贿罪等多项罪名被判刑,该事项也显示于判决文书中。

  换言之,在张代理间接控制期间,红领服饰涉入刘强受贿案件中。

(案件摘要,数据来源:裁判文书网)

  另外,裁判文书网显示,红领集团也曾与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行(下称“平安青岛分行”)对峙公堂。

  2016年8月的终审判决书显示,红领集团为喜盈门家纺公司的债务担保人之一,喜盈门家纺公司尚欠平安青岛分行垫款本金2944.9万元、利息884.92万元,合计3829.82万元。

  而红领集团作为主债务的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期间,将其持有的相关股权通过循环资金虚假付款的方式转让给上诉人景顺商贸(张代理实际控制)的行为,事实上造成了红领集团公司对债权人平安青岛分行进行担保的法人财产的减少。

  而且无论是红领集团通过虚假付款方式转让资产,还是上诉人景顺商贸通过虚假付款方式受让资产,均未对原有的债务进行处理,亦未征得债权人平安青岛分行事先同意或事后认可。该财产转让行为侵犯了平安青岛分行的权利,客观上造成了金融债权的落空。

  法院终审判决,景顺商贸(承担股权交易款1.1亿元范围内的责任)与红领集团对平安青岛分行共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2007年的酷特智能于2015年4月收购了红领集团的生产设备。

(判决文书摘要,数据来源:裁判文书网)

(文章来源:IPO日报)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