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缺席春节档 年末忙出售资产申请授信,平安银行最新消息

《平安银行(000001)》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华谊兄弟缺席春节档 年末忙出售资产申请授信
2020-01-20

  2019年华谊兄弟出品的电影有撤档、有改档,收益亦不及预期。如果不能在主营业务上发力,华谊兄弟的2020年可能继续“艰难”。

  鼠年春节临近,电影市场春节档之战也蓄势待发,在这个众多影视公司都准备一试身手的时刻,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300027.SZ)又一次缺席——没有电影计划上映。

  2019年的最后一天,华谊兄弟副董事长、总经理王忠磊发表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直言过去是“创业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整个2019年,华谊兄弟参与出品的电影共有六部上映,虽然其中不乏《我和我的祖国》和《攀登者》这样的口碑作品,但该公司从中获得的收益并不多。而原本计划于暑期档上映的《八佰》自撤档后一直未上映,2019年年末被寄予厚望的由冯小刚执导的《只有芸知道》票房也不如预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华谊兄弟的这份艰难也体现在财报上。

  2019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营业收入实现16.17亿元,尚不及2018年全年收入的一半。而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52亿元,就其四季度的表现而言,大概率全年业绩仍为亏损。加之其2018年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为-10.93亿元,2020年若不能扭亏为盈,则其退市风险大大增加。

  就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华谊兄弟一口气发布了八条公告,涉及出售资产和申请授信等多方面内容。最新消息显示,1月16日下午,相关决定获得股东大会通过,但留给华谊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电影板块乏力的情况下,该公司似乎想要尝试新的业务方向。2020年1月6日,华谊兄弟通过互动平台表示,控股子公司北京华谊兄弟创星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创星娱乐),面向企业提供以艺人及网红资源为基础的娱乐营销解决方案。受此影响,1月7日上午其股价一度涨停,最终收于5.14元/股。

  不过截至2020年1月17日,华谊兄弟股价跌至4.64元/股,市值也从2015年最高峰时的900多亿元跌至现在的129.36亿元。

  资金压力加大

  2019年12月末的相关公告显示,华谊兄弟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谊互娱)拟以904万元,将其持有的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卖座网CEO陈应魁。交易完成后,华谊互娱共计持有卖座网47%的股份,亦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通过本次交易,华谊兄弟预计能取得约4567.85万元的收益。

  同时,华谊兄弟还分别向浙商银行招商银行申请为期一年的2亿元综合授信,以电影收益提供担保,而王忠军夫妇和王忠磊夫妇及相关公司还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8日,华谊兄弟及其子公司在一天内分别向中信银行浙商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申请2亿元、2亿元、7亿元和12亿元的综合授信,累计授信额度达23亿元,期限均为一年。也就是到了今年1月8日,华谊兄弟就将有23亿元的综合授信到期,但目前并未就此发布相关公告。

  虽然华谊兄弟2019年年报要到今年三月才会发布,但据其2019年三季报显示,华谊兄弟资金压力较大。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其货币资金为14.09亿元,短期借款则高达20.3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也有12.1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46.54%。此外,目前王忠军和王忠磊的股权质押比例分别占其所持股份的90.9%和99.67%,质押比例极高。

  业绩对赌未完成商誉大幅减值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华谊兄弟的经营及资金压力已有时日。

  2018年,华谊兄弟出现自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净利润为-9.09亿元,归母净利润达-10.93亿元。对于此次亏损,华谊兄弟将之归结为各业务板块表现未达预期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其中,资产减值损失高达13.82亿元,仅商誉减值损失就达9.73亿元,这主要源于超高溢价收购来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常升)和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未达盈利预期。

  2013年和2015年,华谊兄弟及其子公司分别以2.52亿元和10.5亿元收购了当时仅成立两三月的浙江常升和东阳美拉70%的股权,同时也通过为期五年的对赌协议绑定了这两个公司的控股股东——张国立和冯小刚,而当时这两家公司的资产总额分别只有0.1亿元和1.36万元。

  最终浙江常升在2013—2017年分别实现税后净利润3116.26万元、3430.23万元、3779.50万元、2500.13万元和3875.60万元,虽然对赌协议并未透露具体金额,但显然2016年该公司并未完成业绩承诺。

  至于东阳美拉,其承诺2016—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5亿元,总计6.75亿元。若未完成,冯小刚将以现金来补足业绩差额。

  2016年和2017年,东阳美拉分别实现1.05亿元和1.17亿元净利润,精准完成业绩承诺。但2018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冯小刚执导的《手机2》未能上映,当年东阳美拉仅实现净利润6501.5万,未完成业绩承诺,冯小刚自掏腰包7000万补足。

  时至2019年,冯小刚全年只交出了《只有芸知道》一部作品,这部上映于12月20日的电影29天来只获得1.59亿元(来自灯塔专业版,下同)票房,显然无法帮助东阳美拉完成业绩承诺,同时也无法拉高华谊兄弟2019年四季度业绩。

K图 300027_0

  去电影化差强人意

  事实上,对于《只有芸知道》的票房表现,冯小刚自己也并不满意,他发微博感叹“时至今日,一部影片动辄已是20亿起步,不过30亿都不好意思庆功”。毕竟2019年全年超10亿票房的电影就有17部,其中国产电影有12部,现在春节档的新片也基本落定,只是当初的弄潮者却缺席了。

  除了《只有芸知道》,在《八佰》于暑期档前突然撤档后,华谊兄弟参与出品的喜剧电影《灰猴》登陆暑期档,但这部电影的票房仅为387.9万元,而同样和华谊兄弟存在合作关系的由田羽生执导的《小小的愿望》历尽曲折后也仅获得了2.86亿元的票房。

  此外,虽然华谊兄弟也参与了国庆档大热影片《攀登者》和《我和我的祖国》,但据公告显示,在《我和我的祖国》票房累计超22.19亿元时,其能从该片获得的营收区间仅为454—544万元,而该片的最终票房为31.69亿元,预计华谊兄弟能从该片获得的收入不超过1000万元,至于《攀登者》,公司并未发布相关票房公告。

  影视方面的节节后退让华谊兄弟出现了不小的紧迫感,也从某一方面促使这家公司更加关注非电影方面的前进路径。

  其实早在2014年,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就提出“去电影化”战略,其表示,华谊兄弟要寻求多元发展,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贡献压力,要在实景娱乐、投资等相关业务投入资源。

  但就财报而言,目前实景娱乐对华谊兄弟业绩的贡献仍旧很小。据其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实现营业收入3650.33万元,仅占主营收入的2.26%,而去年同期这一板块还能创造1.55亿元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4.87%。一年过去,该项业务不仅没有获得提升,反而下降了76.44%。

  不过,华谊兄弟倒是对该业务颇有信心。2019年9月22日,华谊兄弟旗下第四个实景娱乐项目,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开园营业,该公司还在三季报中表示,2019年年内预计仍将有1—2个实景项目陆续开业,只是王忠磊并没有在2019年年末的“一封信”中提到另外的项目。

(文章来源:投资时报)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