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2019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波澜不惊!国泰君安成第三家全面不参评头部券商 券商研究生态悄然转变,2019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波澜不惊!国泰君安成第三家全面不参评头部券商 券商研究生态悄然转变,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2019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波澜不惊!国泰君安成第三家全面不参评头部券商 券商研究生态悄然转变
2019-12-28

K图 601211_0

  2019年券商分析师新财富奖项在圣诞节这天颁布,整个评选期波澜不惊,平静得如同颁奖前夕的平安夜。

  没有拉票、没有艳照,券商分析师的的微信名更多是“韩梅梅@XXX求派点”。经历了2018年方正证券“兔子君”事件后,各家券商研究所对分析师的年终考核新财富权重普遍降低,派点权重提升。

  历来没兴趣参与国内券商评选的中金、中信依旧缺席,国泰君安方面确认,本次新财富确实全面不参评,成中金、中信之后,第三家全面不参评的头部券商。

  券商研究服务转向

  没有参评的原因之一是国泰君安研究所在进行改革。这场改革从2018年开始,主要思路是从服务外部,转向加强对内服务。服务外部需求的减少,也就意味着对新财富这样的品牌工具的需求减少。

  “原来研究所的定位是服务公募等买方机构,主要是二级市场,赚分仓的钱,现在要转向加强对内服务,在一级市场投资上发力。”国泰君安工作人员表示。

  总体来说,原来影响券商研究人员职业发展路径和年终奖的两大因素分别是“新财富”、“水晶球”等获奖情况,以及买方资金的佣金分仓(行业内称为“派点”);而现在,就国泰君安研究所而言,则主要是派点和对内服务的贡献。

  今年新任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的杨仁文此前公开表示过,各大券商都在强调对内服务,但这么多年,并没有很好地实现对内服务的重大突破。研究所对内服务需要有所侧重才能聚焦突破,同时也需要关注研究到业务的有效衔接与转化。

  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所所长武超则同样表示,中信建投研究业务正在向两大方向转型。其一是建立内部合作机制,对内服务公司整体发展战略,为大投行业务、财富管理业务、企业客户的战略咨询服务等提供支持。其二是拓展对外服务边界,将服务拓展至产业资本、银行理财子公司、外资机构等客户,以研究作为流量入口,为公司创造新的业务机会。

  但是,这件事情真的做起来可能并不容易。

  “这是创新投(国泰君安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提的需求,前任董事长杨德红肯定了这个方向,并且对研究所提了要求。但具体执行上碰到一些瓶颈,又叠加公司换了董事长,贺青总还没到岗,暂时是搁置状态。”上述国泰君安人士称。

  国泰君安在执行过程中碰到的瓶颈主要是两方面,有类似规划的券商面临的共同问题:一方面,二级市场与一级市场属性不同,不论是新财富获奖拿奖金,还是买方资金的佣金分仓,结算制度较为成熟清晰,周期更短,金额计算明确,但一级市场的投资回报,不仅时间周期过长,且回报不确定,习惯在二级市场从业的人员可能不适应一级市场模式;另一方面,创新投如何对研究所服务进行收益划分,暂时还没有一个完善明确的制度。

  关于具体如何推进对内服务的改革,国泰君安研究所在观望新任董事长贺青的动作。而其他券商对于研究所的发展思路调整,目前都只是提出设想,暂时也没有可供借鉴的案例。

  常年对新财富参与度不高的中金公司,对其他券商研究所的业务拓展可能提供了思路。

  中金公司出具的研究报告主要通过外资付费盈利。“中金公司从国内买方拿到的佣金很少,主要是香港部门对外资提供付费报告,相比UBS、JP Morgan这些研究所对国内公司的研究,中金由于研究团队在国内,其研报相对来说更为深入。而国内国泰君安证券、广发证券等都在努力覆盖外资,但毕竟布局得晚,在英文研报规范、内部管理体系等方面没有中金完善。”一位公募基金投研人员说。

  “佣金化”加剧研究竞争两极分化

  本次新财富除了国泰君安全面不参评外,中金公司和中信证券同样没有出现。中金公司由于主要对接外资,对国内奖项评比参与度向来不高。

  而中信证券则是从5年前就取消参加新财富。“中信证券一直是派点(投研)结合研究员综合价值量(综合服务)考核体系,即使以前允许个人参评的时候也不对新财富名次作额外奖励。”中信证券研究所人员说,2017年中信有几个团队参与了新财富评比,但只是允许个人参评,公司并不支持。

  证券业协会今年发布了《证券分析师参加外部评选规范》,并规定,外部评选结果只作为对分析师个人社会评价的参考依据,不得作为对分析师薪酬激励的依据。

  此前某券商有一条激励制度,曾是连续两年获得新财富第一,可升职为ED(Executive Director,执行总监)同等级别职位,薪资实现跃升。但在去年新财富评比取消后,该券商本条激励制度也予以取消,研究员收入主要以佣金为评判标准。

  目前,“佣金化”成为券商研究所普遍的趋势,这或许会导致研究所方面强者愈强。

  由于全市场券商经纪业务的格局相对稳固,“佣金化”则意味着大券商研究所有更高的资金支持,小券商研究所的资金支持显得紧张,这样会导致人才向头部集中。

  “卖方研究员这个工作向佣金靠拢,会导致投入产出收益下降,不论哪家券商,卖方研究员的工作量和时间付出都非常巨大。以前不论在哪家券商,都能搏个新财富,实现职级和收入的跨越,现在就是平稳上升。有时候会觉得没想好还干不干这个行业,或者干多久。”一位曾经的新财富获得者说。

  另一方面,有证券行业人员表示,以前新财富风生水起时,不少券商就认为它有利有弊。好的一面是把券商研究的声誉扩散出去,有利于券商做客户,但是削弱了券商本身的议价权和话语权,出现了一个三方机构来代为券商定价,例如市场上新财富获得者的身价有明码标价。这样对于本身实力较强、名气较大的券商,其弊端就会愈发凸显。他们不仅不需要新财富来打广告,同时培养出来的人才也容易因为新财富而流失,现在新财富声音降下来,反而有利于他们留住人才。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2019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波澜不惊!国泰君安成第三家全面不参评头部券商 券商研究生态悄然转变,2019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波澜不惊!国泰君安成第三家全面不参评头部券商 券商研究生态悄然转变,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