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华林证券被重罚背后:低调的“民营金控”风险隐现,华林证券被重罚背后:低调的“民营金控”风险隐现,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华林证券被重罚背后:低调的“民营金控”风险隐现
2020-01-11

K图 002945_0

  被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 3个月,华林证券(002945.SZ)在2020年初领到了证券行业的首个最重“罚单”。

  证监会列出的7大问题都指向了华林证券存在严重的内控问题,其中包括公司高管中大量职位由存在关联关系的人员担任,总经理林立除在公司任职外,还担任了深圳市立业集团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董事。

  在实际控制人“一股独大”之下,华林证券如何摆脱家族企业的内在缺陷,未来的公司治理任务依然艰巨。

  声称七大问题已整改完成

  证监会在对华林证券检查后发现,华林证券存在七大问题:一是公司章程以及各项制度中均没有规定各内控部门的职责分工。二是对高级管理人员和下属各单位进行考核时,未由合规总监出具书面合规性专项考核意见。三是对子公司合规管控不足,如从未对子公司进行合规检查;未向另类子公司选派合规负责人,向私募子公司选派的合规负责人主要在母公司办公。四是未对投行、资产证券化业务等出现重大风险或违规问题涉及的责任人或责任部门进行问责。五是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层中大量职位由存在关联关系的人员担任,甚至部分关键职位由一人兼任(代行),

  公司内部难以形成有效的监督制衡。六是总经理林立除在公司任职外,

  还担任了深圳市立业集团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董事。七是监事会主席任职不符合规定、公司董事会授权不明确等。

  证监会认为,华林证券的上述违规行为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不完善,治理结构不健全。

  华林证券董秘办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公司已经就证监会所指出的事项进行了整改,并且已经整改完成。对于“被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3个月”的影响,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评估。

  此次,华林证券被证监会处以“被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3个月”的严重处罚,不仅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或也将降低华林证券2020年的评级。

  根据华林证券的业绩预告,2019年1~12 月实现营业收入10.14亿元,实现净利润4.47亿元,净利润水平较2018年度同比增长超30%。

  华林证券有着国内券商罕见的“家族式”色彩,实际控制人为1963年5月出生的林立,持股比例为64.25%。在高管任职上,此前林立担任华林证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和总经理,妻子潘宁曾担任华林证券副总裁和财务总监,妹妹林纯青任华林证券人力资源总监,表兄弟钟纳为监事会主席。

  对于高管任职的合规风险,华林证券已经有所行动。2019年11月13日,华林证券发布了公司高管调整公告,林立辞去总经理职位,将继续担任董事长;潘宁女士辞去财务总监,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及副总裁;钟纳辞去监事会主席一职。

  除了上述来自证监会的监管措施之外,华林证券在2019年5月和8月,还收到了黑龙江证监局、浙江证监局、上海证监局的警示函,提到了华林证券在ABS(资产证券化)业务不合规、前员工违规替客户办理证券交易、营业部原负责人在其他营利性机构兼职并控股、参股多个公司,地方证监局反映出的问题,也都指向了华林证券的内部控制不完善问题。

  林立2019年5月出任华林证券董事长,之前华林证券曾长期采取“职业经理人”模式。自华林证券2003年更名后,曾经先后聘请国泰君安原深圳副总裁高洪星、国信证券原总裁胡关金、平安证券总裁薛荣年担任董事长,并带领团队在华林证券发展业务,最终都未能留下。

  如今林立成为华林证券董事长,并曾一人担任多职,然而仍因内控问题,在公司上市不足一年后被监管严厉处罚。

  “隐形资本大鳄”

  作为中国首家“家族式券商”,华林证券实际控制人林立持有华林证券64.25%的股份。除了高比例控股华林证券之外,林立还持有微众银行、中国平安、深创投等金融机构股权。

  2019年,林立以950亿身家登上2019“胡润百富榜”,排在第20名。而早在2007年,林立就以140亿元的个人财富排在当年

  “胡润百富榜的41位,成为当年的”深圳市首富。

  尽管过去12年里个人财富增长了5倍多、长期出现在中国富豪榜中,林立显得非常低调,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公开资料显示,林立1963年5月出生于广东河源市紫金县,16岁开始即在中国人民银行广东紫金县分行当会计员,此后还在当地的农业银行中国银行深圳分行任职,后辞职创业。1991年之后,林立通过抢购“深市老五股”掘得第一桶金。

  来自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林立控制的公司,涉及金融、房地产、能源、矿产、化工、电子通信等多个行业。

  梳理林立的个人财富发展轨迹,投资华林证券成为其财富爆发增长的起点。

  1988年成立的江门证券是华林证券的前身,原为江门市政府控股的国资券商,因生存发展陷入困境,对外转让国资股权。2002年6月28日,40岁的林立通过其持股99.67%的深圳市立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2005年更名为深圳立业集团)和其关联方深圳市怡景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深圳市希格玛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以合计2900万元的价格,成为持股江门证券51.79%的股东。

  2003年2月8日,江门证券更名为华林证券

  2003年3月,中国平安保险原第一大股东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出于“保险单一股东持股不超10%”的需要,将其持有的8800万股股份对外转让。深圳市立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5.22亿元摘得中国平安保险的上述股权。

  至2007年1月,中国平安在A股上市披露的招股书中,深圳市立业集团持有平安保险的股份数量为1.76亿股,占总股本的2.84%。随着中国平安上市后股价大涨,当年5.22亿元的投资相当成功,林立也在随后的2008年~2010年通过减持大部分中国平安股权套现。

  2010年6月,中国最大的创投机构深圳创新投资集团(以下简称“深创投”),引入民营资本增资扩股,深圳立业集团以2.74亿元,认购深创投11583.2万股股权,占深创投股权比例的4.6308%。2018年8月,深圳立业集团以6743.96万元,又受让了深创投0.2614%的股权。至今,深圳立业集团持有深创投股权4.8922%,林立也曾担任深创投董事。

  2019年5月,刚上市4个月的华林证券开始进行资产整合,计划通过全资子公司华林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收购深圳立业集团持有的上述深创投股权,交易金额为11.524亿元,但最终因“条件尚不成熟”未能实现。

  2014年12月,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股份成立,腾讯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深圳市立业集团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0%。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除了华林证券中国平安、微众银行股权之外,林立的金融版图还有:控股深圳立信融资担保公司、深圳融通供应链商业服务公司;持有扶绥深通村镇银行、宜州深通村镇银行、灵川深通村镇银行股权。

  多年前,林立曾提到自己的目标是“以华林证券为平台,打造金融控股集团”。现在看来,其金控集团梦想已然成为现实。但如今在央行加强对民营金控的政策监管之下,林立的金融控股集团将如何稳健发展,本报记者也将继续关注。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华林证券被重罚背后:低调的“民营金控”风险隐现,华林证券被重罚背后:低调的“民营金控”风险隐现,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