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华谊上市十年 “富了个人穷了公司”,华谊上市十年 “富了个人穷了公司”,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华谊上市十年 “富了个人穷了公司”
2020-03-02


K图 300027_0

  2009-2017年盈利48.56亿,2018-2019年亏损50.56亿

  2月28日晚间,华谊兄弟(300027)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亏损39.63亿元,加上2018年的亏损额10.93亿元,华谊兄弟两年将亏光2009年上市来到2017年的累计盈利48.56亿元。

  此情此景,令人唏嘘。2009年,华谊兄弟因率先登陆创业板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彼时这家公司坐拥中国娱乐圈的半壁江山,知名艺人和爆款导演聚于其麾下。如今,华谊兄弟却站在了悬崖边上,如果2020年再不扭亏,它将黯然退市。《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投资人士甚至表示,华谊兄弟在A股的十余年沉沦史,实际证明“影视行业投资很难成为一笔好生意”。

  两年亏去所有盈利

  根据这份最新的业绩快报,2019年度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总收入为23.1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0.5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9.6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62.56%。

  2018年,华谊兄弟上市十年首亏,亏损10.93亿元。加上2019年的近40亿亏损,这家公司两年亏光上市以来的所有盈利48.56亿元。

  华谊兄弟正快速褪去身上的耀眼光环,包括曾经一飞冲天的市值。2009年10月30日,在黄晓明、李冰冰等一众明星的簇拥下,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将华谊兄弟推至A股上市,当天公司盘中最高价达到91.8元,此前入股的商界名流和名导明星们也因华谊的上市身家暴增,冯小刚一日净赚2亿元,黄晓明、张纪中身家均过亿。初尝资本的“造富”魔力后,他们中的不少人更是毅然投身于资本市场的滚滚洪流中。

  此后,华谊兄弟仍在资本市场一路狂奔。2015年6月,公司到达790亿的历史最高市值。如今,公司最新市值为103.15亿元。

  昔日的明星公司就此陨落,《金证券》记者查询发现,华谊兄弟目前已是门庭冷落,大半年来基本无券商追踪这家公司,离得最近的还是去年5月国泰君安传媒出炉的一篇公司研报。在这份研报中,分析师对公司维持增持评级,下调目标价至8.99元。不过,目前华谊兄弟的最新股价仅为3.7元,显然,分析师仍然过于乐观了。

  资本化浪潮后遗症

  根据前述业绩快报,造成华谊兄弟2019年大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主投主控电影项目的缺失,以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和其他资产减值准备。这与2018年的亏损原因并无二致。

  2019年,因为公司首亏,被马云称为“最懒CEO”的王中军在年初小范围的交流活动中称将全面管理电影业务,不过2019年底,在一份内部信中,他的弟弟——王中磊坦言2019年是创业25年来最艰难的一年,直言公司在主控主投电影方面的缺失,是“致命失误”。

  确实,在2013年之前,华谊兄弟曾为行业的“爆款制造机”,参与出品发行的电影《画皮2》、《西游降魔篇》、《私人定制》、《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等均跻身当年票房排行榜前列。但随着华谊兄弟提出“去电影单一化”口号,电影业务便每况愈下。

  “去年大家对管虎导演的战争片《八佰》寄予厚望,认为华谊会借此东山再起,但一再延期也让这个愿望落空。”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院线人士直言。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也在为早前的激进并购买单。2015年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李晨、冯绍峰、郑恺等6位明星持有的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70%的股权,这家公司成立才一天,却给出了10.8亿元的估值。2015年11月公司又宣布收购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的股权,交易对价10.5亿元,东阳美拉成立仅两个月,净资产为-0.55万元。随后,华谊兄弟拉开了疯狂投投资的序幕,截至2017年华谊控股公司和参股公司达到了110家,这一数字在2009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1家、45家和58家。

  令人窒息的市梦率下,这些明星公司却难以完成业绩承诺。《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8年华谊兄弟合计计提商誉减值计9.73亿元,其中张国立和冯小刚所在子公司分别减值2.42亿元。而从今年年初华谊兄弟的回复公告看,2019年华谊兄弟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合计26.81亿元,其中东阳美拉将被进一步计提减值准备。

  影视寒冬被无限拉长

  回首这十余年上市路,有投资人士一针见血“富了个人,穷了公司。”

  华谊兄弟上市三年后,原始股锁定期到期。2013年不仅一众明星集体减持,连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也减持,当年兄弟二人累计套现了8个亿,随后又陆续有减持举动。这也不难理解,王中军动辄出手几亿买下知名画作,“今年2月王中磊家千金过生日,一瓶酒的价值就达4万多”的花边让股东震惊。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却面临着高额债务,今年1月,华谊兄弟对本应于1月25日到期的5亿元民生银行贷款申请了展期。截至2019年9月末,华谊兄弟的短期借款为20.39亿元,较报告期初增长960.68%。

  今年1月,王中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20年是公司的生死存亡时刻,扭亏是肯定的。” 对于这一点,沪上某私募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这点毋庸置疑,目前华谊兄弟在电影方面上的储备不仅有《八佰》《手机2》两部备受市场关注的现象级作品,同时手握众多重量级项目储备。受到疫情影响,今年制作完成的影片很少,今明两年内电影市场可能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在其看来,华谊兄弟一些影片蓄势待发,市场也比较看好,确实有爆款潜质。另外,王中军在影视娱乐圈浸淫多年,与圈内一些资本大佬相交较深,腾讯、阿里也是公司股东,关键时刻这些资源都会施以援手。

  据了解,华谊兄弟最新公告显示,王中军向公司提供人民币1亿元的借款额度,借款期限为24个月,公司无需支付借款利息。

  不过,这位私募人士也直言,“华谊兄弟大概率不会退市,但如果基本面不好转,保住了壳也无济于事,仍然只会继续在A股边缘化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华谊兄弟,2月28日晚间多家影视公司也交出了过去一年的成绩单。除光线传媒华录百纳万达电影唐德影视华策影视均告亏。随着2020年开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影视寒冬”似乎又被无限拉长 。

  坊间传言,知名导演陈思诚也表示,“这个行业绝大部分的收益都来自票房, 依靠一个个人来推动,而这些都是不确定的。如果我是资本,我也不想投这个行业。”

(文章来源:金证券)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华谊上市十年 “富了个人穷了公司”,华谊上市十年 “富了个人穷了公司”,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