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变身中信证券二股东 越秀金控“两进一出一重组”转型收官,变身中信证券二股东 越秀金控“两进一出一重组”转型收官,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变身中信证券二股东 越秀金控“两进一出一重组”转型收官
2020-03-13

K图 000987_0

  3月12日,越秀金控(000987.SZ)披露其已取得中信证券新发行股份80986万余股,成为中信证券(600030.SH)第二大股东。至此,历时一年之久的广州证券与中信证券合并重组已基本完成。

  就在几天前,越秀金控公告称,由于资产交割日中信证券华南(剥离广州期货99.03%股份、金鹰基金24.01%股权后的广州证券、交易目标资产,现已更名为中信证券华南股份有限公司)交割减值测试中,中信证券华南净资产低于协议约定的基准值,作为资产减值补偿,由越秀金控和广州越秀金控以现金方式向中信证券华南公司补偿。

  上述重组完成前的补偿将对越秀金控这笔交易带来何种影响?上述备受关注的百亿收购案完成标志着越秀金控证券业务板块的资产调整完成,而在此之后越秀金控又将迎来何种发展局面?

  重组浮盈40余亿

  根据越秀金控发布的《关于签署重大资产出售事项补充协议及支付资产减值补偿的公告》,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2020年1月30日为基准日,对中信证券华南进行交割减值测试,截至2020年1月30日,目标公司归母净资产为101.55亿元,考虑补足企业所得税后,越秀金控和广州越秀金控合计需以现金方式向目标公司补偿13.94亿元。

  这一现金补偿究竟会对越秀金控带来何种影响?不少投资者认为这是交易的“赔付”,是真金白银的“付出”。

  对此,知情人士提到,这笔补偿款可看作是重组推进期间标的资产减值部分的补足,按照交易安排,这部分补偿款应与彼时约定的、交易后可获得的中信证券股票市值挂钩。“简单来说,越秀金控支付的现金补偿实际上相当于按照此前的约定价格(中信证券发行价格16.62元/股)购买中信证券的股权。”

  也就是说,这部分补偿款项将纳入到越秀金控中信证券这一交易的整体成本中,以越秀金控所持有的中信证券股票公允价值为核算基础,该公允价值减去上述减值测试补偿支出、标的资产的持有成本及业绩等科目,得到的数据将纳为投资收益。

  越秀金控方面提及:“假设以中信证券截至2020年3月6日的前180个交易日成交均价23.54元/股作为入账价值,则公司实现的投资收益为40.76亿元(暂不考虑税费因素)。”

  此外,有媒体将上述补偿的资产减值部分看作是广州证券的净资产缩水,但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该补偿差额其实是上述101.55亿元净资产低于基准值并超过1亿元的部分。其中,基准值并不等于交易早期审计的广州证券净资产,而是中信证券华南、交易目标资产截至2018年11月30日经审计净资产账面价值与剥离资产的交易对价对中信证券华南净资产实际增厚规模之和的差额。

  可以看到,2018年11月30日中信证券华南经审计净资产账面价值101.89亿元,剥离资产的交易对价按中信证券公告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披露则为12.64亿元。

  “本次合并重组完成后,越秀金控成为中信证券第二大股东,不改变越秀金控在证券业务领域的布局,证券业务仍是越秀金控最大的核心资源配置领域和核心利润来源。越秀金控持股中信证券6.26%,按3月12日收盘价估算对应市值约194亿元。根据中信证券近年业绩(2017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114亿元、94亿元、123亿元),越秀金控通过战略持股中信证券,未来将获得稳定和良好的投资收益。”越秀金控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全面战略转型收官

  随着越秀金控中信证券百亿交易案的完结,越秀金控2018年底正式启动全面战略转型,到此也完美收官。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2018年底越秀金控战略转型启动以来,在仅一年的时间内,越秀金控完成了对广州资产的并表、广州资产20%股权的收购和增资(持股比例升至64.90%)、设立越秀金控资本,置出百货业务,如今完成了广州证券股权变更,获得了中信证券支付的股权对价。

  而这些大手笔的资产“修剪”,被称为“两进一出一重组”。市场对于这一快刀斩乱麻的战略转型寄予了乐观预期。其中国泰君安非银研究刘欣琦团队发布研报提及,通过上述资产调整,未来越秀金控“将聚焦AMC、资本运营、融资租赁等核心优势业务,同时未来将持有中信证券6.14%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权益法核算将明显提升公司盈利,打开与头部券商协同空间,而出售的百货业务将回笼资金助力优势业务发展”。

  不过,上述资产调整也导致越秀金控2019年的业绩出现了巨大波动。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越秀金控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达到11.7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61.98%。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为2.3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4.25%。母公司的财务数据中,净利润为9.96亿元,同比增长17.98%,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2.4亿元。在具体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及金额表中,越秀金控出售广州友谊获得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就达13.37亿元。

  “一般而言,处置资产的业绩变动是‘一过性’的,而股价显示的是未来预期,眼下的股价早已经反映了已经披露或早前就能够预计的业绩增长。对于个股的研判还应该看到其未来的预期。”一位投资人士提及。

  而随着如今中信证券股权收归囊中,可以预期未来还将分享中信证券这一券商龙头长期的成长。同时,越秀金控方面提及:“越秀金控还将进一步深化与中信证券全方位的业务协同,依托中信证券这一平台,一方面在资本市场融资上获得中信证券更加专业和优质的支持与服务,提升融资效率;另一方面在金融投资、资产管理、资本运营等多领域与中信证券深化合作,推动各项业务高质量发展。”

  加码融资租赁

  目前,越秀金控的主营业务主要由几大平台运营,除广州证券外,其分别为广州资产、越秀租赁、越秀产业基金、越秀金控资本、广州担保、广州期货、越秀金科。这几大平台分别运营了不良资产管理、融资租赁、产业基金、资本投资、融资担保、期货、金融科技业务。广州证券涉及的证券业务则转变为持有中信证券。对此,越秀金控方面提到,公司正逐步构建起“以资产管理、融资租赁、资本运营为核心的业务单元,以中信证券股份作为战略投资的新发展结构,进一步聚焦核心优势业务,推进各板块协同发展”。

  从数据上看,越秀金控除证券、产业基金外的主营业务发展速度在2019年的资产调整中有所提高,其中不良资产管理业务实现营业总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6.18亿元和4.6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4.47%和72.08%;融资租赁业务实现营业总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7.99亿元和7.8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0.00%和26.16%,此外新设的越秀金控资本全年实现投资投放和净利润分别为24.31亿元、0.51亿元。

  在2018年上述转型尚未全面展开时,其主要业务支柱是证券、融资租赁、期货、百货等。明显可以看到2019年度其多元化金融业务的全面铺开,同时这一布局也带来了收入数据的变化。2020年中信证券股权收归囊中后,越秀金控将如何落地“协同”,将成为又一重要看点。不过目前来看,越秀金控正在加强融资租赁板块的发展,其中仅2月29日,越秀租赁等相关租赁板块公司发布融资计划,拟设立ABS融资总规模不超过60亿元、拟发行超短期融资券融资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含20亿元)、拟发行资产支持票据融资总规模不超过30亿元。

  “未来,越秀金控将聚焦粤港澳大湾区,服务经济新旧动能转换,以战略投资优质金融股权为基础,做稳做强做大广州资产、越秀金控资本和越秀租赁,构建经营驱动、战略协同、区域领先的金融控股集团。”越秀金控人士提及。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变身中信证券二股东 越秀金控“两进一出一重组”转型收官,变身中信证券二股东 越秀金控“两进一出一重组”转型收官,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