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圣泉集团转战主板:资产减值拖累业绩 客户供应商重叠或成“拦路虎”,圣泉集团转战主板:资产减值拖累业绩 客户供应商重叠或成“拦路虎”,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圣泉集团转战主板:资产减值拖累业绩 客户供应商重叠或成“拦路虎”
2020-03-16

K图 830881_0

  

  早在2017年11月,济南圣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泉集团”)就聘请国泰君安为公司首次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机构。不过,双方未能走到最后,于2019年6月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之终止协议。随后,圣泉集团转而“牵手”长城证券

  2020年1月3日,证监会披露了圣泉集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10%,募资12.08亿元,冲击主板。

  圣泉集团成立于1994年,主营合成树脂、复合材料、生物质化工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业务,是鲁企当中有名的上市执念者,上市之路可追溯至2000年。2014年7月,圣泉集团挂牌新三板,彼时公司董事长唐一林表示:“无论在哪里上市,20来年的愿望总算实现了”。

  如今,带着多年来的夙愿,圣泉集团迈出了从新三板转战主板的第一步,然而,公司资产大幅减值连累业绩下滑、供应商与客户重叠、关联交易公允性存疑、环保违规等问题或成上市“拦路虎”。

  应收账款、存货减值“拖累”业绩

  圣泉集团主营产品为酚醛树脂、呋喃树脂和其他合成树脂及复合材料,产品出口欧美、东南亚、南美等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酚醛树脂、呋喃树脂产销量规模位居国内第一、世界前列。

  2016-2018年,圣泉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5.41亿元、50.35亿元、61.8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4.38亿元、4.77亿元、5.23亿元。

  不过,到了2019年上半年,由于沈阳机床债务逾期,圣泉集团对其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8472.01万元,导致净利润同比下滑29.65%至2.15亿元。

  财经网注意到,报告期内资产减值损失正逐渐拖累公司业绩。2016年,圣泉集团资产减值损失为3655.23万元,到了2018年,其资产减值损失增长至1.55亿元,占当期净利润比重由8.45%增至29.64%。

  2016-2019年上半年,圣泉集团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1.89亿元、10.74亿元、11.86亿元、14.0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为33.58%、21.32%、19.16%、48.48%。

  其中,2019年6月,公司应收账款第二大客户吉鑫风能业绩不稳,2018年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15亿元,同比下降3811.23%。报告期内,公司对吉鑫风能应收账款合计为1939.47万元。

  倘若未来吉鑫风能出现资金紧张而违约的情况,是否会再次影响圣泉集团业绩的稳定性呢?

  除此之外,报告期内,公司存货跌价准备同样不容忽视。

  2016-2019年6月,圣泉集团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05亿元、8.5亿元、8.96亿元、8.6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16.51%、19.18%、18.60%、20.11%。

  其中,公司库存商品和原材料占存货比重较高。库存商品占存货比重分别为55.69%、46.96%、39.95%、44.1%,原材料占存货比重分别为25%、28.03%、31.54%、33.55%。

  呋喃树脂主要原材料为糠醇,糠醇主要原材料为糠醛,卓创资讯数据显示,2014-2018年,山东地区糠醛年均价由2016年的6978.66元/吨低点上涨至2017年的14994.73元/吨,到了2018年又回落至13608.22元/吨,价格波动较大。

图片1

来源:招股书

  2018年,圣泉集团对市场疲软、产品去化较慢的L-阿拉伯糖和石墨烯纤维服饰计提了跌价准备,以致于当期公司存货跌价准备较2017 年末增加1.09亿元。

  一旦上游原材料价格下降、下游销售市场发生变化,公司或将面临存货跌价风险,以致于公司业绩受到影响。

  关联交易公允性存疑

  圣泉集团控股股东为唐一林,实控人为唐一林、唐地源父子,二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52亿股,占总股本的21.96%。

  报告期内,圣泉集团关联方众多。公司董监高及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控制、共同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企业为24家;董监高曾控制、共同控制、实施重大影响或者担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企业为5家,其他关联方1家。

  与此同时,圣泉集团还存在多起关联交易,且供应商与客户重叠,公允性备受质疑。

  2016-2019年6月,圣泉集团向章丘市实达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实达包装”)采购钢桶、包装袋等,金额分别为2361.22万元、3010.57万元、2785.65万元、1262.05万元。

  同期,公司又向实达包装销售冷轧薄板、服饰等产品,金额分别为616.83万元、1059.71万元、702.7万元、5.75万元(2019年起,公司停止向实达包装销售冷轧薄板,改为向其零星销售L-阿拉伯糖产品)。

  天眼查显示,实达包装成立于2009年,经营范围为金属、塑料及纸制品包装的销售;橡胶制品及铁桶、钢桶、木制品的加工、销售等,是唐一林原配偶的兄弟姐妹及其配偶控制的公司,已于2018年3月转让股权。

  此外,供应商即客户的关联交易不止一起,公司与境外参股公司Carbosynth Limited的交易同样“耐人寻味”。

  2016-2019年6月期间,Carbosynth Limited、科利源均为圣泉集团供应商,同期,Carbosynth Limited、科利源又出现在了圣泉集团的客户名单中。

  一直以来,客户与供应商重叠的合理性、必要性、交易价格的公允性,备受监管层与市场的关注,不过,圣泉集团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关联交易产品与第三方市场价格对比等情况。

  2019年3月25日,证监会发布的《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里明确提出,发行人应披露关联交易的交易内容、交易金额、交易背景以及相关交易与发行人主营业务之间的关系;还应结合可比市场公允价格、第三方市场价格、关联方与其他交易方的价格等,说明并摘要披露关联交易的公允性,是否存在对发行人或关联方的利益输送。

  环保合规性待考

  目前,我国从事酚醛树脂生产、加工的企业较多,但行业面临小、散、弱的局面,相当一部分企业技术水平较低、环保投入不足。并且,酚醛树脂生产过程中会产生游离醛类污染环境的毒性物质。

  近年来,出于降低污染、改善供给的考虑,我国对于合成树脂生产企业的环保要求不断提高,很多环保投入不足、生产过程不规范的生产企业逐步退出市场。同时,由于铸造造型材料生产过程中可能对环境造成一定影响,我国对铸造造型材料生产企业的环保要求也不断提高。

  然而,报告期内,圣泉集团子公司在环保方面屡踩监管红线。

  2019年,圣泉集团子公司兴泉能源因未采取有效措施防治扬尘污染,被济南市生态环境局罚款1万元,并责令改正。

  2017年,圣泉集团子公司圣泉陶瓷因未配套收尘处理设施、冒口烘干炉未配套安装VOCs烟气处理设施、车间内有刺激性气味,被章丘区环保局罚款5万元,并责令改正。

  2016年2月,圣泉集团子公司海沃斯因储存场所及包装袋上未设置危险废物标志,被章丘区环保局处以2万元的罚款,并要求整改。随后2016年8月,海沃斯再因危险废物库贮存着5吨酚醛树脂废水污泥且未设置危险废物识别标志,被济南市环保局处以罚款1万元,并责令改正。

  根据公开资料,在山东省2016年环保专项检查中,圣泉集团曾因涉危险废物环境违法(危险废物贮存库无法达到防雨、防风的基本要求,危险废物标识不全)被通报。

图片2

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

  往前追溯,2015年9月,圣泉集团因固废处理不规范等问题被山东省环保厅通报。彼时通报称,执法人员检查发现公司5#污水处理站作为危废管理的污泥未采取防流失、防扬散等规范处置措施;一般固废堆存场所部分硬化,“三防”措施不到位。

  对此,章丘市环保局责令圣泉集团产生未规范处置危废污泥和一般固废的10万吨秸秆生物化工、新材料一体化项目停产,并分别依高限处以罚款10万元。

  在国家建设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大背景下,环保成了拟IPO企业需要重点关注的事项。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圣泉集团转战主板:资产减值拖累业绩 客户供应商重叠或成“拦路虎”,圣泉集团转战主板:资产减值拖累业绩 客户供应商重叠或成“拦路虎”,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