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新强联IPO系列报道:大客户法人闪电入股 谁在帮其粉饰业绩?,新强联IPO系列报道:大客户法人闪电入股 谁在帮其粉饰业绩?,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新强联IPO系列报道:大客户法人闪电入股 谁在帮其粉饰业绩?
2020-04-12

  资本市场的巨大利益诱惑,让诸多资本、企业用尽一切的造假手段,铤而走险的达到目的。除已上市企业外,IPO市场一直也是企业造假的重灾区。

  价值线研究院今天要说的拟IPO企业洛阳新强联回转支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强联”)便涉嫌为上市进行造假“粉饰”业绩。

  新强联主要从事大型回转支承和工业锻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风力发电机组、盾构机、海工装备和工程机械等领域。公司拟于创业板上市,募集资金4.42亿元,分别用于2.0MW及以上大功率风力发电主机配套轴承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保荐机构为东兴证券

  2016年,公司客户洛阳新能几个股东突击入股新强联,随后洛阳新能对新强联的采购金额便离奇攀升,从而带动了公司营收业绩的增长。

  8年4换辅导机构到底谁在抛弃谁?

  新强联对上市无比执着。

  资料显示,2011年9月新强联改制后,不到一年就开启上市之旅。但颇为玩味的是,8年的上市之路公司多数时间都停留在上市的辅导期,并且4次更换辅导机构。

  根据河南证监局网站2012年9月5日公告,新强联于2012年8月在河南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登记,正式向上市踏出第一步,彼时辅导机构为兴业证券。但一年半后,2014年2月新强联终止辅导。

  随后,2015年11月公司再次进入上市辅导,而辅导机构变更为国泰君安,辅导期1年后公司再次终止辅导。

  2017年3月,新强联再次联手兴业证券进入辅导期,只是彼时的保荐代表做了更换,而此次辅导仅仅8个月又以失败告终。

  这次辅导的终止,新强联并未做停留,便与东兴证券做了“无缝对接”,马上进入上市辅导并一直到后期的完成IPO预披露,且通过证监会的审核。值得一提的是,在东兴证券接手新强联上市辅导时,公司原本计划在中小板上市,而后改道创业板。

  企业在上市过程中,变更辅导机构并不鲜见,但像新强联次数如此频繁,历时之久的确罕见。

  虽然,兴业证券国泰君安在终止辅导时并未说明具体原因,但价值线研究院通过查阅辅导机构公布的辅导工作报告,发现主要因素或存在于新强联自身。

  (兴业证券关于新强联上市辅导工作报告第三期)

  (国泰君安关于新强联上市辅导工作报告第五期)

  根据兴业证券国泰君安的上市辅导工作报告,新强联的内部控制和应收账款过高是两家辅导机构共同提示存在的问题。此外,兴业证券还提示关注公司业绩的真实性和经营的合法性。

  事实上,时至今日新强联虽然通过证监会审核,但仍然存在上述问题。以应收账款过高为例,2016年至2019年6月30日,新强联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49亿元、2.50亿元、3.09亿元、4.1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06%、67.50%、67.51%、151.22%;报告期内,新强联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53、1.48、1.64和1.52,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

  “受风电行业应收账款高企的影响,传导至上游的零部件产商造成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是符合新强联所处产业链的特点。但辅导机构提示关注业绩真实性和经营合法性这就值得推敲。”一位业内人士对价值线研究院表示。

  新强联首次辅导选择兴业证券作为辅导机构,并在国泰君安终止辅导后选择再度联手,显然不是兴业证券辅导能力的问题。

  再度合作并未能走到最后,更像是新强联的“顽疾不改”所致。

  第一大客户法人闪电入股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1-6月,新强联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55亿元、3.71亿元、4.57亿元、2.7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274.59万元、4085.76万元、5697.58万元、3098.68万元,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净利双丰收的良好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从新强联产品结构的业绩贡献来看,报告期内公司业绩稳步增长的功臣当属锻件产品。数据显示,新强联锻件产品2018年相较于2016年增长117.69%,远高于同期营收和回转支承及配套产品的增幅。

  据悉,新强联的锻件产品由子公司圣久锻件生产并销售,销售对象包括母公司新强联和其他外部客户。而从新强联近三年的回转支承及配套产品的增幅来看,锻件产品使用量并未出现明显增长,因此锻件产品增长主要来自于外部客户。

  新强联2018年第一大客户,洛阳新能轴承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阳新能”)引起价值线研究院的注意。

  根据资料显示,洛阳新能成立于2006年5月26日,是以轴承开发、设计、制造、销售、服务为一体的高新技术型企业。主要生产与风力发电机组配套的偏航轴承、变桨、转盘轴承,以及机器人轴承、船用克令吊、港口起重机、工程机械、堆取料机、钢包回转台、盾构机、海洋工程等所需的转盘轴承。

  从洛阳新能的主营业务来看,跟新强联除锻件产品以外的业务高度吻合,根据新强联招股书所述,洛阳新能的90%以上锻件产品由新强联提供。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1-6月,洛阳新能向新强联采购商品的金额分别为2699.67万元、3560.75万元、11097.34万元、7760.98万元,2018年一跃成为新强联的第一大客户。

  从采购产品来看,报告期内洛阳新能采购的锻件金额分别为2679.94万元、3272.35万元、8622.19万元、5568.37万元;采购的风电类产品0万元、238.38万元、2367.36万元、2192.61万元;除此之外,还有少量的其他产品。

  虽然新强联在招股书中公然声称: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名客户与公司均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其他核心人员、主要关联方或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在上述客户中均不占有任何权益。但价值线研究院深究发现,洛阳新能的主要股东在上市前夕闪电入股新强联,而对此新强联在招股书中只字未提。

  根据公司披露的历史沿革显示,2016 年 11 月 30 日,上海鼎瑞峰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陈萍、蒋耀红、周凯、蒋耀忠等十名自然人分别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上海鼎瑞峰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将其持有新强联股份 1784942 股股份以每股 8.81 元的价格转让给陈萍、蒋耀红、蒋耀忠、周凯等十名自然人:

  神秘股东陈萍、蒋耀忠、周凯等人是谁?招股书并未披露。

  价值线研究院通过上市公司吉鑫科技的招股书中找到关于洛阳新能成立之初的股东为吴文胜、蒋耀忠、韩飞、陆增、张虹、周凯、曲振达、杨光、王晓青9名自然人(共计持有91.6% 的股份)和上海景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8.4%的股份)。

  天眼查显示,目前洛阳新能的全资股东为江苏新能轴承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新能),而江苏新能的最大股东无锡纵盟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包括:吴文胜、蒋耀忠、马新志、陈萍、周凯、曲振达、王晓青。同时,蒋耀忠目前为洛阳新能的法人兼执行董事,周凯为监事。

  根据上述股权转让显示,直接接受股权转让的洛阳新能主要股东包括:蒋耀忠、周凯、陈萍,而接受股权转让的其余几名自然人更像是为洛阳新能其他股东代持,例如蒋耀忠和蒋耀红从名字上来看都似乎存在关联。

  新股东帮忙粉饰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股权转让发生在2016年11月,入股之后的2017年和2018年洛阳新能向新强联采购的商品就大幅攀升,增幅分别达到32%和212%。

  事实上,近年来如没有洛阳新能的业绩贡献,新强联的财务数据难言乐观。以增幅最大的锻件产品为例,扣除洛阳新能的采购,报告期内新强联锻件产品收入分别为3218.94万元、5125.32万元、4218.84万元、2909.75万元,2018年较2017年不增反减。

  对于2018年洛阳新能采购数据大幅飙升,新强联在招股书中对外解释称:洛阳新能下游主要客户为金风科技,洛阳新能对金风科技销售收入占洛阳新能营业收入的 90%以上,2018 年洛阳新能的销售收入大幅增加,因公司生产的锻件质量稳定,并且公司与洛阳新能距离较近,公司生产的锻件质量优势和区位优势明显,公司为洛阳新能供应主要锻件供应商,为其供应 90%以上的锻件。金风科技 2018 年对洛阳新能采购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为 2018 年金风科技收入规模持续增长。

  这只是新强联的一面之词。通过继续深挖,价值线研究院发现新强联和洛阳新能之间的交易疑点重重。

  根据新强联的解释,洛阳新能采购数据的增长是得益于下游风电企业金风科技对其的采购持续增加。而从原材料锻件采购量来看,2018年比2017年就增长163.5%,以此推算,洛阳新能的产品产量也应当有相当比例的增幅。

  按常理产量增加员工数量也应当有相应的增长来满足生产需求,而洛阳新能产量增幅高达翻倍之多,员工数量应当有明显的增长。然而价值线研究院通过天眼查发现,洛阳新能2018年缴纳社保的人员为96人,仅比2017年增长3人,这似乎不合常理。

  除此之外,洛阳新能销量大幅提升,体现在业绩上也应当有所增加。虽然洛阳新能非公众公司没有对外披露经营数据,但价值线研究员通过其全资股东江苏新能从侧面发现些许端倪。

  根据江苏新能官网关于公司的介绍提到这么一句话:“公司在洛阳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产品的研发和批量生产”,而这家子公司便是洛阳新能,江苏新能对外也仅仅只有这一家子公司,并无其他控股或参股的公司。因此,如果洛阳新能的业绩增长,通常也将影响母公司的业绩。

  而价值线记者通过江苏新能第二大股东上市公司吉鑫科技披露的2017年和2018年的年报资料查找到2017年江苏新能的净利润80.39万元,而2018年净利润大幅亏损至-439.85万元,这似乎又不合常理。

  (2017年江苏新能财务情况)

  (2018年江苏新能财务情况)

  如若没有其他影响因素,显然上述两点不合常理的推论都从侧面指向新强联与洛阳新能交易的真实性,这也回到前文所提的辅导机构在对新强联上市辅导时提出的“关注公司业绩的真实性和经营的合法性”问题。

  在系列二报道中,价值线将从“巨额未分配利润却0分红、员工薪资结构、产能利用率及财务勾稽”等角度继续报道新强联在业绩方面存在的问题。

(文章来源:价值线)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新强联IPO系列报道:大客户法人闪电入股 谁在帮其粉饰业绩?,新强联IPO系列报道:大客户法人闪电入股 谁在帮其粉饰业绩?,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