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数字货币内测风起 央行降温难阻市场热捧,数字货币内测风起 央行降温难阻市场热捧,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数字货币内测风起 央行降温难阻市场热捧
2020-04-21

  4月20日开盘,数字货币概念股再次走强,飞天诚信(300386。)拉升封板,数字认证(300579)、四方精创(300468)、高伟达(300465)等快速跟涨。

  近日,央行数字货币(DC/EP)在内部测试的消息不断,引发了外界对于数字货币即将落地的猜想,相关板块股票接连多日上涨,其中飞天诚信已经是年内第11次涨停。

  就在4月17日晚间,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回应外界称,“当前网传DC/EP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

  即使是央行出面降温,市场依然认为数字货币落地渐近。

  “2019年其实已经在苏州、深圳这些地方做内部测试,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也做了很多测试。近期并没有着急提速,因为在苏州相城区有一个公交补贴的项目。在内测范围扩大之后,这个消息就出来了。”4月17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研究员曹胜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诸多消息表明数字货币内测内容越来越具体,越来越接近实用场景。

  4月19日,某国有大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银行确实有在内部测试,但是,目前只有极少数的群体开通了数字钱包。

  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央行的考量

  4月14日晚间,一张央行数字货币在农行账户内测的照片在网络流传开,消息称,央行数字货币在深圳、雄安、成都、苏州四个试点城市测试。

  从网上流出的农行数字货币钱包截图看,其显示的主要功能与银行电子账户日常支付与管理功能基本相似,如农行数字货币钱包中,有“扫码支付”“汇款”“收付款”“碰一碰”四大常用功能。

  4月17日晚间,央行回应外界称,自2014年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目前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正在稳妥推进,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完善功能。

  事实上,早在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就提出研发数字货币的想法,到现在试点内测,至今研发了超过5年,可以看出央行在数字货币研发上的谨慎态度。

  4月17日,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央行推广数字货币的动力有三点:一是维护货币主权层面上,特别是Libra等机构推出数字货币计划以后对各国央行都有一定冲击;二是对于现金的制作回收等过程,能够节约成本;三是方便反洗钱以及宏观统计等工作的开展。

  央行人士表示,数字货币不会取代微信支付或支付宝。央行数字货币替代M0,其功能和属性与纸币相似,只不过形态是数字化的。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互联网支付,走的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结算,属于M1和M2级别的数字化,不具有M0级别法律效力,更不可能取代M0。

  曹胜熙表示,央行2014年立项启动,当时我们国内的第三方支付还不是特别的成熟。“当时启动这个研究,确实是为了推动支付的数字化。现在在第三方支付已经这么丰富的情况下,数字货币的应用也不会有一个强制抢夺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市场份额的打算,只是想要给我们丰富的零售支付体系增加一定的冗余。”

  “数字货币是一个最底层的货币,它跟现金是并列的,与第三方支付存在本质不同。第三方支付要嫁接在M0(流通中的现金)的基础上,它主要是支付渠道,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货币,因为它没有发行货币,只是货币的转移。”4月17日,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我们通过支付宝、微信支付去使用银行账户,下一步有可能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去使用央行的电子货币,它并不改变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支付形式。”4月18日,某第三方支付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去年8月,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的穆长春表示,DC/EP并不会对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地位产生影响。因为目前支付宝、微信支付也是使用人民币支付,其实也就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支付。

  中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肖斐斐表示,从中长期来看,目前国内M0规模8.3万亿(增速逐年下降至5%以内),作为M0部分替代,预计央行数字货币投放量将在万亿规模,受客户习惯和技术条件的限制,取决于现金交易替换规模和电子支付替换规模。

  “中国的数字货币,定位也就是替代现金。央行数字货币有它自己的优势,尤其是普及达到一定程度,对于现金的替代效益会是非常明显,但是不会让现金消失。”尹振涛分析说。

  金融机构角力

  公开信息显示,央行数字货币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意指数字货币发行过程采用央行—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民众两层结构,而不是“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的“单层运营体系”。

  “就换句话说,个人在换取数字货币的时候,其实是跟商业银行换取。而商业银行在央行那要交100%的存款准备金,来保证数字货币的无限法偿性。总而言之,个人跟央行之间没有一个直接的关系。”曹胜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样的设计对商业银行传统经营模式影响非常小。

  值得关注的是,在数字货币如此便捷的情况下,储户会不会把在商业银行的存款大面积提取为央行数字货币,从而影响银行的资产负债表。

  “这个基本是不会的。因为存款有存款利息,但是央行数字货币目前构想里面是没有计息的。个人面对这样的机会成本的时候,不会选择把自己的存款转变成数字货币现金,从而失去在银行的存款利率。”4月19日,某国有银行资深从业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数字货币由央行直接发行,其安全性高于银行存款,仍可能对银行存款形成一定的竞争。因此,如何确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数量,是否限制数字货币与现金、存款之间的兑换等,仍是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由于数字货币不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不参与银行的计息计提,也最小化影响了现有银行核心业务系统。我们预计,推广央行数字货币会将目前流通在银行体系之外的纸钞转换到银行体系内。”国泰君安4月18日发布的研报称。

  上述国有大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商业银行在配合央行做数字货币的时候,开发了自己的数字货币钱包应用,或者是在既有的银行应用里面增加数字货币钱包这个功能,相对来讲是增强了对既有客户的一个黏性。”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数字货币内测风起 央行降温难阻市场热捧,数字货币内测风起 央行降温难阻市场热捧,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