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多家券商2019年海外业务遭遇瓶颈 业内:新冠疫情下需要加强市场研判、加大风险对冲!,多家券商2019年海外业务遭遇瓶颈 业内:新冠疫情下需要加强市场研判、加大风险对冲!,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多家券商2019年海外业务遭遇瓶颈 业内:新冠疫情下需要加强市场研判、加大风险对冲!
2020-05-03

  海外投行走进来,内资券商走出去。在资本市场扩大开放的背景下,国际化成为券商行业绕不开的题。

  前几年,中信、海通、华泰等资本金实力雄厚的券商率先走出去,加快境外业务布局,受到行业诸多关注。资本金实力稍弱的券商,也纷纷以中国香港作为桥头堡,或收购在港券商、或在港设立子公司,以求伺机而动,赢得发展境外业务的先机。

  但从2019年年报来看,券商海外业务似乎遭遇到了发展中的瓶颈。多家券商2019年境外业务出现亏损,或勉强微利。2020年一季度,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又让今年券商海外业务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多家券商海外业务亏损包括龙头中信证券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龙头券商中,国际业务表现较为抢眼的有海通证券国泰君安等。海通证券延续了国际业务上的优势,2019年国际业务营业收入为89.92亿元,同比增长36.40%;国际业务毛利为32.79亿元,毛利率达到36.47%。国泰君安实现国际业务收入27.79亿元,同比增长69.16%;国际业务毛利为8.5亿元,毛利率为30.59%。

  华泰证券中国银河的国际业务收入也同比大幅正增长,但两家券商的毛利率均并不高——华泰证券实现国际业务收入26.73亿元,同比增长31.1%,但毛利率只有3.97%;中国银河国际业务收入为10.77亿元,同比增长191.87%,但毛利率同样只有3.71%。

  此外,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兴业证券光大证券中原证券等均在国际业务中出现了亏损。中信证券国际业务收入为49.9亿元,但营业成本达到53.3亿元,业务毛利为-3.4亿元。兴业证券国际业务收入为4.31亿元,但营业成本达到9.24亿元,毛利为-4.93亿元。中信建投国际业务收入为1.78亿元,营业成本达到3.16亿元,毛利为-1.38亿元。光大证券国际业务收入为7.82亿元,营业成本为10.22亿元,毛利为-2.4亿元。

  从年报来看,由于每家券商海外业务起步有早有晚,且各自侧重的地区可能都不一样,因此要分析海外业务盈亏原因,相比其他业务条线更加复杂。但港股市场大环境不佳以及信用业务历史遗留问题是拖累业绩的两大主要因素。

  首先,如上所述,大部分内资券商出海以中国香港为桥头堡,而中国香港资本市场低迷是众多内资券商海外业务出现下降的重要原因。

  光大证券在年报中总结道:2019年,受政治经济环境及全球主要证券市场影响,恒生指数达到年内高点后持续走低,至年尾略有回升。2019年,港交所主板及创业板日均成交金额为871.55亿港元,同比下降18.86%,市场观望情绪显著。2019年,港股新上市公司总数为183个,同比下降16.06%;全年股份集资总额(含IPO及上市后集资)4519.82亿港元,同比下降16.94%。

  市场环境不友好,对原本竞争激烈的在港券商业来说雪上加霜。以光大证券为例,尽管光大证券海外业务中,向财富管理平台转型初见成效,且获得多项奖励,但毋庸置疑的是,公司与在港的经纪商相比市占率并不高——截至2019年12月末,海外业务客户资产值1217亿港元,客户总数13.2万户,港股经纪证券交易量市场占有率为0.29%。

  其次,资产减值损失也是内资券商海外业务业绩受到拖累的重要原因。兴业证券解释出现海外业务出现亏损的原因就是“主要是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长。”

  作为较早实现“A+H”股上市的河南券商中原证券,也同样因为资产减值而出现大幅亏损。中原证券主要依靠子公司中州国际及其子公司开展境外业务,2019年末中州国际实现营业收入-2.02亿港元,净利润-3.31亿港元;2019年经纪业务证券累计交易额242.32亿港元,较上年增长29.00%;投行业务方面,年内完成各类投行项目11单,募集资金约12亿港元。

  中原证券这样解释国际业务大幅亏损的原因:第一,经济调整和金融去杠杆导致债务违约的比例大幅提升,整个行业处于信用风险集中爆发的阶段,中州国际部分投资项目出现逾期,导致较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第二,按照中国证监会《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境外设立、收购、参股经营机构管理办法》等监管精神,完成了架构重组和股权变更,管理模式和经营模式调整对经营产生阶段性影响。

  截至2019年年底,中原证券共有8项金额较大的诉讼,其中涉及到中州国际共有两项。

  第一项是柯文托、柯金治、施凯华及福建省优雅环保壁纸有限公司保证合同违约案件,标的金额为1.71亿元。中州国际提起诉讼,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受理。截至报告期末,该案尚未开庭。公司已对该项交易计提了相应减值准备。

  第二项是柯文托、柯金治保证合同违约,涉及金额2.48亿元。中州国际提起诉讼,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受理。截至报告期末,该案尚未开庭。公司已对该项交易下调估值。

  经营战略:多家券商2019年取得重大进展

  不过,不论盈利,光从战略经营来看,中资券商2019年在海外布局仍在稳步推进之中。

  海通证券国际业务的成功,部分得益于子公司海通国际启动“3.0规划”战略转型。“3.0规划”的核心内容为提升收费类业务的能力,进一步强化全球投行、资管、交易和全球运营的核心竞争力;构建以“纽伦新港”为核心,辐射东京、悉尼及孟买等亚太区主要资本市场。通过转型,旨在降低外部市场波动对盈利的影响,增加盈利能力的稳定性和持续性。

  2019年,海通国际在中国香港市场完成了44个IPO项目和48个股权融资项目,均位列中国香港全体投行第一;美股市场上期内完成5个美股IPO项目及3个美股再融资项目。此外,海通国际年内开通了大宗经纪交易业务和债券收益互换业务,为客户提供了跨越资产类别的投资方案;得益于不断提升的电子化交易执行能力,目前已有近百家机构客户通过海通国际的算法直接进行交易。

  中国银河则完成了收购马来西亚联昌集团。年报显示,中国银河通过收购联昌集团,海外业务网络覆盖至八个国家,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印度、韩国、美国、英国。报告期内,银河-联昌证券业务网络进一步覆盖至毛里求斯,集团海外业务网络共覆盖至九个国家。

  华泰证券成功发行GDR,成为沪伦通机制下首家西向伦交所上市的境内券商。此外,华泰证券将AssetMark在纽交所分拆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获得美国券商经纪业务资格。

  年报显示,国泰君安成为首家进入越南市场的中资券商;中信证券则成为首家进入韩国衍生品市场的中资券商。券商出海,尤其是龙头券商出海,“多点开花”仍是趋势。

  国泰君安国际:大部分中资券商处于出海的第二阶段国际化放缓符合预期

  不过,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不但给全球人们正常生活带来负面影响,也为内资券商出海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时点,券商人士开始对前些年内资券商出海的得失进行思考。

  国泰君安国际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回顾以往,实际上不难看出,尽管中资券商也在新加坡、美国、欧洲、日本等地有一些布局,但国际业务收入主要集中于中国香港。由于中国香港市场本身规模和既有市场格局,中资券商在中国香港的核心业务基础是跨境业务,在国际化的四个阶段(即国际业务、跨境业务、跨国业务和全球业务)中处于第二阶段。

  在这一阶段,我国券商国际业务的发展和壮大,主要循着境内企业的国际化投融资需求增长、境内投资者资产配置国际化、境内资本市场加快对外开放满足全球投资者投资需求的三条主线进行,其发展动力来自双向开放,发展速度主要受开放进程和跨境投融资规模影响。

  在前述背景下,可以看到2018年以前,内地经济增长速度较高,内地企业处于高速增长期,境外投融资需求增长迅速,跨境投资通道包括QDII、RQDII、QFII、RQFII、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基金互认逐步开放,引发较快的境外投资需求,为券商国际业务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巨大动力,对券商整体业绩提升非常明显,实际上属于开放红利。

  2018年以来,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构成很大挑战,内地经济增长同时又受到调结构、去杠杆、淘汰过剩落后产能的影响而放缓,企业收入和利润增长下滑,跨境投融资需求减弱。同时,去全球化风潮也严重抑制全球投资者投资需求,风险偏好持续下降,全球进入低增长、低利率时代,投资者跨境投资需求降低。在此背景下,原有的中国市场开放红利逐渐减弱,整个金融行业、证券行业发展都遇到很大困难,券商国际化进程放缓,国内和国际业务增速都已显著下降,对业绩提升的贡献下降是自然的,符合预期。

  但是正如前述,中资券商国际化仍处于初级阶段,相对成熟的欧美同业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因此我们对于未来的看法比较乐观。

  这位国泰君安国际人士坦言,内资券商走出去的主要挑战是来自风险管理和内控体系的挑战:“我们讲国际化、全球化,讲航母级投行,讲做大,前提是做优做强。做优做强就要体现在利润、ROE、RAROC(风险调整资本回报率)等绩效指标的持续良好表现上,体现为有效、有力、运作良好的风控和内控。”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非银分析师亦指出,中资券商出海虽然是大势所趋,但毋庸置疑,所选择的境外国家、地区的政治经济环境各不相同,出海的策略需要慎之又慎,需要从宏观和微观层面审慎抉择,并因地制宜。如需高度关注欧元区各国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财政政策不统一,以及一些国家老龄化问题所可能带来的风险;东南亚国家主要是外向型经济,人口红利和低廉的劳动成本为全球资本青睐,但其历史上多次出现大幅汇率波动而导致的危机也不容小视。

  高度重视新冠疫情可能带来的影响必须加强对冲和风控

  就目前而言,新冠疫情对全球资本市场以及内资券商出海可能造成的影响,是券商人士短期关注的焦点。

  上述国泰君安国际人士表示,新冠疫情在3月严重影响交易投资活动水平,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造成中小盘股票、周期性行业、高收益债券价格大幅下跌,成交量严重萎缩,市场流动性下降;在机构投资者严格投资政策约束下形成卖压,造成估值螺旋式下行,这是全球资本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另一方面,市场风险对杠杆投资者造成的流动性挤压,反过来形成金融机构的信用风险,其风险处置举措会进一步造成市场下行。“券商可通过加强市场研判、加大风险对冲、促进产品多元化、业务多元化、布局多元化、调整客户结构、果断执行风险处置等风险控制手段,来稳定收入、稳定利润、保证资产质量、控制风险。我们已积极采取上述措施并取得良好效果。目前的形势发展验证了我们之前风险为本、稳健布局、伴随客户、积极进取和注重高质量发展的国际化战略,我们将根据形势的发展继续优化和执行这一战略”,该人士补充道。

  无独有偶,海通证券在2019年年报中,将新冠疫情可能带来的影响作为“资产负债表”期后事项:“目前集团经营情况稳定,但肺炎疫情可能将对部分地区和部分行业的企业经营以及整体经济运行造成一定影响。本公司将继续密切关注肺炎疫情发展情况和各项调控政策,积极应对其对本公司财务状况、经营成果等方面的影响。”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多家券商2019年海外业务遭遇瓶颈 业内:新冠疫情下需要加强市场研判、加大风险对冲!,多家券商2019年海外业务遭遇瓶颈 业内:新冠疫情下需要加强市场研判、加大风险对冲!,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