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迷失的深圳证券业!券商第一梯队大溃败 深圳究竟该如何打造现代投行?,迷失的深圳证券业!券商第一梯队大溃败 深圳究竟该如何打造现代投行?,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迷失的深圳证券业!券商第一梯队大溃败 深圳究竟该如何打造现代投行?
2020-05-11

  间接融资靠银行,直接融资靠投行。正因如此,近年各地政府对证券公司的争夺愈演愈烈。然而,深圳不进反退,无论是本土券商整体综合实力,还是单项业务影响力,都远不及京沪。

  深圳券业失速已是不争事实。追寻深层次的原因,才能迎接未来的崛起。【深圳证券业现状调查】就是以此为初衷,在经济特区设立40周年之际,期待深圳证券业再迎高光时刻,更期待深圳证券业更好地助力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2019年证券业成绩单显示,营收规模前十名名单中,上海以4席雄踞榜首,北京以3家紧随其后(中信证券运营总部在北京),深圳仅1家上榜。北上深证券业竞争新格局中,深圳券商第一梯队濒临大溃败。

  回忆起深圳券业过去十年停滞困顿,接受采访的证券业资深人士当着券商中国记者的面,有人捶手顿足,有人扼腕叹息,有人两手一摊……

  20年前,深圳的南方证券、大鹏证券一度傲视全国;15年前,国信证券经纪领跑全行业;10年前,以招商证券、平安证券为首的深圳券商投行业务雄踞鳌头。现如今,除了招商证券还挤入行业前十外,深圳本土券商无论综合影响力,还是单一业务影响力,已荡然无存。

  深圳证券业的没落,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证券人才的流失,近两年尤其明显,一大批从业者从深圳本土券商纷纷开始投奔上海、北京。“吸引和留住从业者,除了机制、薪酬上的满足,还要有能让从业者获得职业成就感。”深圳证券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鹏分析,近年深圳在这些方面明显不如上海和北京。

  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粤港澳大湾区、前海自由贸易区,身兼三区建设重任,深圳证券业绝不可掉队。今年适逢深圳经济特区设立40周年,也是深圳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开局之年,在中央再三强调要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提升直接融资比例大背景下,深圳亟待补齐证券业这块短板。

  资本让深圳证券业陷入迷失

  “深圳券商最缺的就是资本。”浸淫证券行业30多年的中山证券董事长林炳城,对此颇有自己的感触。“我们现在就属于典型的有机制、有人才,就是缺资金。”

  “深圳改革开放,最大的成就就是形成了当下的‘大市场小政府’,深圳最不缺的就是市场化机制。”一位联合证券前高管表示,但是,深圳缺资本,缺乏能够超越行业周期、能洞察未来的资本。

  最新数据显示,深圳本土券商资本金显著落后。2019年招商证券净资本487亿,已是深圳本地净资本规模最高的券商,在行业仅排名第9。

  相比来看,京沪地区大型券商资本金基本都在500亿以上。以去年年报来看,除了中信证券,北京地区券商代表如银河证券、中信建投,分别为690亿、540亿;上海地区大型券商如国泰君安860亿、海通证券729亿、申万宏源584亿。

  “从世界范围来看,券商或投行这种机构,就是重资产型的,必须要有足够的资本才能做强做大。”长城证券总裁李翔对此也颇有感触。最鲜明的对照就是,我国131家券商,2018年总资产规模才与高盛一家相当。

  一位来自证券监管部门的老人分析,深圳证券行业衰落,除了最大的因素——缺资本外,还有就是过度市场化遭遇了强监管。在这位不愿具名的前官员看来,深圳过度的市场化既是深圳券商发展的最大优势,也是一大劣势。“这种过度市场化,可以快速成就大鹏证券、联合证券、平安证券,可一旦风险出现监管趋严,压力也是最大的。”

  他继续分析说,上海券商的市场化程度一直在非常有控制的推进,而且上海深厚的海派文化造就了上海券商深入骨髓的“规矩意识”,也就是现如今监管强调的合规管理。所以在当下强监管环境下,在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下,上海券商整体实力自然不降反升。

  政府关键时刻严重缺位

  “深圳其实也不缺资本,民营经济发达的地区其实都不缺资本,缺的是具有长远眼光的资本。”上述联合证券前高管表示,民营资本最大的缺点就是过于重视短期利益。“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无形之手来引导。”

  然而,深圳地方政府在这一块明显严重缺位。“不仅是缺位,深圳是没有任何作为。”上述来自证券监管部门的老人对此一直颇有异议,这一点也可以说深圳证券业老一批从业者最不愿提及的伤疤。

  最明显的是“见死不救”,典型案例就是南方证券和联合证券。多方信息显示,南方证券、联合证券出事后,最先求救对象都是深圳市政府,深圳市政府甚至也都成立了相应的工作小组,但最后依然未予支援,导致盛极一时的南方证券轰然消失、联合证券被收购。

  与此相对应的,上海市政府对本地券商,无论是资金扶持,还是资源争夺,都要积极得多。最新例子就是战略入股民生证券。今年3月,民生证券增资扩股,上海国资拟斥资40亿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与此同时,民生证券计划将注册地由北京迁至上海。

  据深圳市政府一位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此事其实还有不为人知的前情:民生证券引战计划,最早递送对象是深圳市政府的相关部门;在深圳市政府未果后,民生证券再次与南山区政府和罗湖区政府进行接触,然后依然无果而终。

  新的不争,老的不救,这就是深圳地方政府对证券公司的态度。有基于此,近20年来,深圳本土券商纷纷被外地券商不断蚕食,远有君安证券、大鹏证券,后有汉唐证券、联合证券,最近的是中投证券。

  其实,深圳地方政府对本土券商也不是没动用资源进行支持,当初中信证券传出要将注册地迁址北京时,深圳市政府就立马反应过来,最终在系列优惠政策下中信证券依然留在深圳,但办公总部几乎都在北京。

  “深圳市政府不缺资金,更不缺可动用的资源。”这是采访中深圳地区券商高管一致的看法,他们的共同看法是,深圳市政府对券商不够重视,对券商这种机构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和意义了解不充分。

  “深圳市政府对券商的重视,远不及银行与保险。”有监管人士认为,这一点从深圳随处可见的以银行命名或冠名的大楼就可略见一斑,但深圳以券商命名或冠名的大楼很少。

  “深圳市完全可以设立类似的金融证券产业引导基金,不以盈利为目的,在部分公司或行业出现困难时,予以扶持一把,然后择机退出。”林炳城认为,深圳应该继续发挥“小政府大市场”优势,政府只需在关键时期起发挥好关键作用即可。

  深圳应倾力扶持现代投行发展

  深圳券业能否重现昔日荣光?除了需要深圳券商管理者和从业者重拾“拓荒牛”精神,奋起直追外,更需要深圳地方政府的大力扶持和培育,尤其是结合深圳的自身各类资源优势。

  在证券时报通过网络进行的从业者调查中,参与者最推崇深圳的优势是民营经济发达、市场化程度高、科技企业集中,外加毗邻香港国际大都市、自然环境和气候优质等优势,深圳证券业未来依然值得期待。

  “未来资本市场,甚至金融市场,肯定是以直接融资为主的市场,拥有将非标资产进行证券化的券商,在其中的作用一定会日益强化。”林炳城介绍,中山证券今年最近在南山完成的一单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业务,就获得了地方政府的高度认可。“不仅融资成本低,而且资产门槛低,这是商业银行所望尘莫及的。”

  林炳城认为,这两年整个金融行业,包括券商都在呐喊向财富管理转型,但真正的财富管理转型,就是两方面:一方面是能设计和深度了解产品,不仅是场内标准化的股票、债券、期货和基金,还有越来越的非标准化的ABS产品等,深谙产品的风险和收益;另一方面是深度了解你的客户,包括风险成立能力、收益期望、个人或家庭资产水平等。

  “在充分了解产品和客户的基础上,将合格的产品精准推送给合格的客户,这才是未来券商应该做的事情。”林炳城说,这也是现代投行应该发力的方向,牌照和通道红利在不断开放和市场化的冲击下,未来必然消退殆尽。

  林炳城的话也得到了李鹏和深圳金融监督管理局二级巡视员肖志家的高度认可。李鹏认为,深圳是一座年轻城市,民营经济活跃,市场化机制高,自然环境好,科技水平高,而且毗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现代投行优势得天独厚,但前提是政府要有这个意识和战略规划,然后搭好桥铺好路。

  肖志家也认为,现在中央高度重视资本市场,再三强调要利用资本市场提升直接融资比例,金融要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作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理当在现代投行等领域多进行尝试,为深圳,为大湾区,更为国家贡献特区力量。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迷失的深圳证券业!券商第一梯队大溃败 深圳究竟该如何打造现代投行?,迷失的深圳证券业!券商第一梯队大溃败 深圳究竟该如何打造现代投行?,国泰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