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从荣光到衰落 深圳补齐证券短板时不我待,从荣光到衰落 深圳补齐证券短板时不我待,国泰君安

《 国泰君安 (601211)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从荣光到衰落 深圳补齐证券短板时不我待
2020-05-11

  2019年证券业成绩单显示,营收规模排名前十名单中,上海以4席居首,北京以3家紧随其后,深圳仅1家上榜。

  20年前,深圳的南方证券、大鹏证券一度傲视全国;15年前,国信证券经纪业务领跑全行业;10年前,以招商证券、平安证券为首的深圳券商投行业务领跑行业。现如今,除了招商证券挤入行业前十外,深圳本土券商无论综合影响力,还是单一业务影响力,优势已荡然无存。

  深圳证券业的没落,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证券人才的流失,一大批从业者从深圳本土券商投奔上海、北京券商,近两年尤为明显。“吸引和留住从业者,除了机制、薪酬,还要能让从业者获得职业成就感。”深圳证券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鹏分析,深圳在这方面这些年明显不如上海和北京。

  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粤港澳大湾区、前海自由贸易区,身兼“三区”建设重任,深圳证券业绝不可掉队。今年适逢深圳经济特区设立40周年,也是深圳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开局之年,在中央再三强调要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提升直接融资比例大背景下,深圳亟待补齐证券业这块短板。

  资本让深圳证券业陷入迷失

  “深圳券商最缺的就是资本。”中山证券董事长林炳城对此颇有感触,“我们现在就属于典型的有机制、有人才,就是缺资金。”

  “深圳改革开放,最大的成就就是形成了当下的‘大市场小政府’,深圳最不缺的就是市场化机制。”一位前联合证券高管表示,但是,深圳缺乏能够超越行业周期、能洞察未来的资本。

  最新数据显示,深圳本土券商资本金显著落后。2019年底招商证券净资本约为487亿元,已是本地最高,但在行业仅排名第九。

  相比来看,京沪地区大型券商资本金基本都在500亿元以上。以去年年报来看,不算上中信证券,北京地区券商代表如银河证券、中信建投,分别为690亿元、540亿元;上海地区大型券商如国泰君安860亿元、海通证券729亿元、申万宏源584亿元。

  “从世界范围来看,券商或投行这种机构,就是重资产型的,必须要有足够的资本才能做强做大。”长城证券总裁李翔指出。但我国131家券商,2018年总资产规模才与高盛一家相当。

  深圳证券行业衰落,除了最大的因素——缺资本外,还有就是过度市场化遭遇了强监管。在一位不愿具名曾在证券监管部门任职的人士看来,深圳过度的市场化既是深圳券商发展的最大优势,也是一大劣势。

  “这种过度市场化,可以快速成就大鹏证券、联合证券、平安证券,可一旦风险出现监管趋严,压力也是最大的。”

  他继续分析,而上海深厚的海派文化造就了上海券商深入骨髓的“规矩意识”。所以在当下强监管环境下,上海券商整体实力自然上升。

  政府关键时刻

  严重缺位

  “民营经济发达的地区其实都不缺资本,深圳也不缺资本,缺的是具有长远眼光的资本。”上述前联合证券高管表示,民营资本最大的缺点就是过于重视短期利益。“这就需要政府来引导。”

  然而,深圳地方政府在这一块明显严重缺位。“不仅是缺位,是没有任何作为。”上述曾在证券监管部门任职的人士对此一直颇有异议,这一点也可以说是深圳证券业老一批从业者最不愿提及的伤疤。

  典型的就是见死不救,案例如南方证券和联合证券。据悉,南方证券、联合证券出事后,最先求救对象都是深圳市政府,但最后依然未支援,导致盛极一时的南方证券轰然消失,联合证券被收购。

  与此相对应,上海市政府对本地券商,无论是资金扶持,还是资源争夺,都要积极得多。最新例子就是战略入股民生证券。今年3月,民生证券增资扩股,上海国资拟斥资40亿元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与此同时,民生证券将迁址上海。

  据深圳市政府一位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此事还有不为人知的前情:民生证券引战计划,最早对象是深圳市政府,以及深圳市南山区政府等,然而最终无果。

  新的不争,老的不救,这就是深圳地方政府对证券公司的态度。基于此,近20年来,深圳本土券商被外地资本不断蚕食,远有君安证券、大鹏证券,后有汉唐证券、联合证券,近的有中投证券。

  “深圳市政府不缺资金,更不缺可动用的资源。”这是采访中深圳地区券商高管一致的看法,他们的共同看法是,深圳市政府对券商不够重视,对券商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和意义认识不深,重视度远不及银行和保险。

  深圳应倾力

  扶持现代投行发展

  深圳证券业能否重现昔日荣光?这除了需要深圳券商管理者和从业者重拾“拓荒牛”精神,更需要深圳地方政府的大力扶持和培育,尤其是结合深圳自身的各类资源优势。

  在证券时报通过网络进行的从业者调查中,参与者最推崇深圳的优势是民营经济发达、市场化程度高、科技企业集中,外加毗邻香港国际大都市、自然环境和气候优质等优势。

  “未来金融市场,肯定是以直接融资为主的市场,拥有将非标资产进行证券化的券商,在其中的作用一定会日益强化。”林炳城介绍,中山证券今年在南山完成的一单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业务,就获得了地方政府的高度认可。“不仅融资成本低,而且快捷,这是商业银行所望尘莫及的。”

  林炳城认为,金融业真正的财富管理就是两方面:一方面是能设计和深度了解产品,不仅是场内标准化的股票、债券、期货和基金,还有非标准化的ABS产品等,深谙产品的风险和收益;另一方面是深度了解客户,包括风险承受能力、收益期望、个人或家庭资产水平等。

  “在充分了解产品和客户的基础上,将合格的产品精准推送给合格的客户,这才是未来券商应该做的事情。”林炳城说,这也是现代投行应该发力的方向。

  林炳城的观点得到了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二级巡视员肖志家的高度认可。肖志家认为,现在中央高度重视资本市场,再三强调要利用资本市场提升直接融资比例,金融要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作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理当在现代投行等领域多进行尝试,为深圳,为大湾区,更为国家贡献特区力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ticai.xml

国泰君安|从荣光到衰落 深圳补齐证券短板时不我待,从荣光到衰落 深圳补齐证券短板时不我待,国泰君安